【威尼斯人】李广到底有多厉害

2019-10-09 17:16 来源:未知

问题:李广到底有多厉害?

回答:

但使龙城飞将在,不教胡马度阴山。这是唐代诗人王昌龄的诗句。其中的飞将军指的便是西汉的名将李广。李广在西汉初年应多匈奴的袭扰中多次大败匈奴,被匈奴人称为“飞将军”。那么李广到底有多厉害呢?

威尼斯人 1

李广出身于军人世家,其先祖为李信,是一名秦国的将军。在秦灭六国的战争中,李信率军击败燕太子丹的军队。作为名将之后,李广自小便开始习武,有其擅长射箭。李广的剪不仅射得准,而且射得狠,射得远。有一次李广外出打猎,看见草丛中的一块石头,以为是老虎,马上张弓搭箭射过去。后走近一看,整支箭的箭头都射进石头里。:能够把箭射到石头里,足可看出李广的力气有多大。而力气的大小,也是衡量古代武将单人作战能力的一种指标。

威尼斯人 2

(李广射虎,没在石棱中)

公元前166年(汉文帝十四年),匈奴大举入侵,李广以良家子弟的身份参军抗击匈奴。此战之中李广因为精通骑射,斩杀多颗匈奴首级。战后被封为中郎。中郎在西汉时期是仅次于将军的军职,秩为比六百石。虽然李广此次战役中的斩获首级无从考证,但能够从一名普通的士兵升为中级军官,可见此战李广一定斩获颇丰。甚至汉文帝都对对李广感叹道:“如果你赶上高祖时代,一定能封个万户侯。”

汉景帝时期是李广建立功业最多的时期。首先是在平定吴楚七国之乱中李广身先士卒,夺下叛军的旗帜。这一战,打出了李广的名声。但因为李广私下接受了梁王的授给他的将军印,此战并没有得到封赏,而是被调往北方与匈奴作战。在与匈奴的作战中,李广每次都亲自领军,奋力出战。甚至让典属国公孙昆邪对皇上哭着说:"李广的才气,天下无双,他自己仗恃有本领,屡次和敌人正面作战,恐怕会失去这员良将。"

李广的厉害不仅是有勇,而且有谋。有一次李广带领几十名骑兵追杀三名匈奴骑兵,但在返回大本营途中遭遇到了上千匈奴骑兵军队。手下的人都非常害怕,准备要逃跑,但李广却下令到距离匈奴军队二里远的地方下马休息。手下的士兵一脸疑惑,李广说:"那些敌人原以为我们会逃跑,现在我们都解下马鞍表示不逃,这样就能使他们更坚定地相信我们是诱敌之兵。"果然,匈奴上千骑兵愣是不敢向这不到一百人的汉朝骑兵小队进攻。一个匈奴的白马将军前去侦查,也被李广及其手下射杀。这上千匈奴骑兵见状更是不敢出击。夜半之时,这批匈奴骑兵害怕汉军偷袭,主动撤退。此战之后,匈奴便将李广称作飞将军,好长时间不敢南下骚扰。

威尼斯人 3

公元前129年(汉武帝元光六年),汉武帝遣李广、公孙敖、公孙贺和卫青四人率四万大军从四个方面出击匈奴。由于李广遭遇的匈奴军队数量较多,寡不敌众,李广兵败被俘。匈奴人把受伤的李广装在绳编的网兜里躺着,放在两匹马中间,准备这样押送到匈奴王庭。在走了十几里后从一名匈奴少年中夺取马匹,并在数百匈奴骑兵的追击下还能够逃回汉朝,可见李广的单人作战能力非常的高。

虽然李广被誉为飞将军,且与匈奴作战中斩获颇丰,但终究未能封侯。仔细分析,李广主要强在单兵作战以及小队出击方面,但是指挥大军进行大规模作战,并不是李广所擅长的。

回答:

先上几段《史记·李将军列传》的原文:

①匈奴大入上郡,天子使中贵人从广勒习兵击匈奴。中贵人将骑数十纵,见匈奴三人,与战。三人还射,伤中贵人,杀其骑且尽。中贵人走广。广曰:“是必射雕者也。”广乃遂从百骑往驰三人。三人亡马步行,行数十里。广令其骑张左右翼,而广身自射彼三人者,杀其二人,生得一人,果匈奴射雕者也。已缚之上马,望匈奴有数千骑,见广,以为诱骑,皆惊,上山陈。广之百骑皆大恐,欲驰还走。广曰:“吾去大军数十里,今如此以百骑走,匈奴追射我立尽。今我留,匈奴必以我为大军诱,必不敢击我。”广令诸骑曰:“前!”前未到匈奴陈二里所,止,令曰:“皆下马解鞍!”其骑曰:“虏多且近,即有急,柰何?”广曰:“彼虏以我为走,今皆解鞍以示不走,用坚其意。”於是胡骑遂不敢击。有白马将出护其兵,李广上马与十余骑饹射杀胡白马将,而复还至其骑中,解鞍,令士皆纵马卧。是时会暮,胡兵终怪之,不敢击。夜半时,胡兵亦以为汉有伏军於旁欲夜取之,胡皆引兵而去。平旦,李广乃归其大军。大军不知广所之,故弗从。

②后汉以马邑城诱单于,使大军伏马邑旁谷,而广为骁骑将军,领属护军将军。是时单于觉之,去,汉军皆无功。其后四岁,广以卫尉为将军,出雁门击匈奴。匈奴兵多,破败广军,生得广。单于素闻广贤,令曰:“得李广必生致之。”胡骑得广,广时伤病,置广两马间,络而盛卧广。行十馀里,广详死,睨其旁有一胡儿骑善马,广暂腾而上胡儿马,因推堕儿,取其弓,鞭马南驰数十里,复得其余军,因引而入塞。匈奴捕者骑数百追之,广行取胡儿弓,射杀追骑,以故得脱。

③元朔六年,广复为后将军,从大将军军出定襄,击匈奴。诸将多中首虏率,以功为侯者,而广军无功。后二岁,广以郎中令将四千骑出右北平,博望侯张骞将万骑与广俱,异道。行可数百里,匈奴左贤王将四万骑围广,广军士皆恐,广乃使其子敢往驰之。敢独与数十骑驰,直贯胡骑,出其左右而还,告广曰:“胡虏易与耳。”军士乃安。广为圜陈外乡,胡急击之,矢下如雨。汉兵死者过半,汉矢且尽。广乃令士持满毋发,而广身自以大黄射其裨将,杀数人,胡虏益解。会日暮,吏士皆无人色,而广意气自如,益治军。军中自是服其勇也。明日,复力战,而博望侯军亦至,匈奴军乃解去。汉军罢,弗能追。是时广军几没,罢归。汉法,博望侯留迟后期,当死,赎为庶人。广军功自如,无赏。

④广既从大将军青击匈奴,既出塞,青捕虏知单于所居,乃自以精兵走之,而令广并於右将军军,出东道。东道少回远,而大军行水草少,其势不屯行。广自请曰:“臣部为前将军,今大将军乃徙令臣出东道,且臣结发而与匈奴战,今乃一得当单于,臣原居前,先死单于。”大将军青亦阴受上诫,以为李广老,数奇,毋令当单于,恐不得所欲。而是时公孙敖新失侯,为中将军从大将军,大将军亦欲使敖与俱当单于,故徙前将军广。广时知之,固自辞于大将军。大将军不听,令长史封书与广之莫府,曰:“急诣部,如书。”广不谢大将军而起行,意甚愠怒而就部,引兵与右将军食其合军出东道。军亡导,或失道,后大将军。大将军与单于接战,单于遁走,弗能得而还。


从《史记》的记载中可以看出,李广虽然作战十分勇猛,武艺很高强,但是他既喜欢逞匹夫之勇,个人英雄主义色彩很重,战法又比较陈旧,不能适应汉武帝时期对匈奴作战的新形势。实事求是地评价,他的战绩并不算特别突出,在中国历史上应该连三流军事家的水平都达不到,就更别说在世界历史上了。不过李广还是可以算一代名将的,毕竟世界历史上超一流军事家不过就亚历山大大帝、汉尼拔、凯撒大帝、萨拉丁、成吉思汗、武田信玄、苏沃洛夫、拿破仑、巴顿、朱可夫这寥寥可数的几个人而已(或许古罗马西庇阿和中国十六国时期的慕容垂也可以算,不过名气有点小),个人观点,只要五流以上都可以算名将了。

论实际战绩,李广明显不如同时期的卫青、霍去病,他只有在几十人、几百人规模的小规模战斗中取得胜利,参加的历次汉匈大战均以失败告终,和当时的战神霍去病相比斩获可以忽略不计,甚至有被俘经历。按西汉制度,非刘姓不王,无功不侯,“李广难封”(唐·王勃《滕王阁序》)正好说明了他对匈奴作战战绩实在不太好,这绝不是唐代诗人王维在《老将行》中所说的“卫青不败由天幸,李广无功缘数奇”。至于唐代另一位诗人王昌龄《出塞》中所谓“但使龙城飞将在,不教胡马度阴山”更是严重夸大、美化了李广的战绩,大概是王昌龄看了《史记·李将军列传》中“广居右北平,匈奴闻之,号曰汉之‘飞将军’,避之数岁,不敢入右北平”这段话而发出的感慨吧。不过我们要知道,右北平郡在今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南部地区,本身就僻处东北一隅,只是汉朝东北边疆一个不太重要的军事据点而已,战略价值不太大,匈奴犯不着为了这么一个地方去和勇猛过人的李广拼命。

然而,李广爱惜将士生命,不贪财、不嗜利,打仗总是身先士卒,确实有古名将之风;加上他最终的悲惨结局(对他的悲剧,汉武帝和卫青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)和他后代(李敢、李陵)的不幸遭遇,令后人十分同情。于是,同情他的人们,就在很大程度上神化了这位缺乏指挥大兵团作战和深入敌后、长途奔袭能力的猛将(李广将军只能算猛将而不是卫青、霍去病那样的智将),使他成为了很多人心目中超越卫青、霍去病的存在。还应该指出的一点是,司马迁是美化李广的最初一人。一方面,太史公同情这位名将的不幸,在《史记·李将军列传》中注入了太多个人感情色彩,使我们读后也更多地喜爱和同情李将军及其家人;另一方面,李陵投降匈奴后司马迁为他辩护被汉武帝以“沮贰师”的罪名处以宫刑,使得太史公对汉武帝及汉武帝重用的外戚卫青、霍去病极度不满,于是在《史记》中司马迁对被汉武帝和卫青刻意压制的李广更是给予了无限同情。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威尼斯人棋牌手机版发布于关于我们,转载请注明出处:【威尼斯人】李广到底有多厉害